当前位置:首页 > 成都 > 反邪百科 > 正文

【真相】所谓“活摘”报告属四无产品

2016年09月01日 07:19    作者:秦如风    来源:凯风网    [纠错]

 

  图为日本NHK媒体记者实地参观辽宁省血栓病中西医结合医疗中心 

  在关于“器官活摘”的《调查报告》出炉10年后,法轮功写手大卫?乔高、大卫?麦塔斯及美国“捍卫民主基金会”(见译注)成员伊森?葛特曼又以“独立维权人士”之名抛出《新报告》,称中国杀戮150万人。乌克兰全国记者联盟成员、知名反邪教专家对此撰文,揭露“独立维权人士”及法轮功制造谣言的行径,并分析指出谣言广泛传播的原因及面影响。(凯风网 8月8日) 

  2006年的7月6日,两名加拿大人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发布了一份独立调查报告,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而后在2007年的1月31日,他们又发布了调查报告的修订版,这份报告暴露了一个足以让全世界都震惊的消息,那就是在中国有大量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非法摘取,用来做器官移植手术。今天,他们又老调重弹,进一步诬蔑中国政府,然而,国际正义人士早已发现,新老“活摘”报告纯属典型的“四无产品”。 

  无主张正义的撰稿人 

  调查报告必须非常严谨、科学,它首先需要有能主张正义的调查员。然而新老“活摘”报告的调查撰稿人却明显属于反华人士,有明显的意识形态偏见,这样的人士进行涉华调查本身就是不科学的,甚至是违规的,可笑的。 

  事实证明了这一点,加拿大政客、前议员大卫?乔高是美其名曰为“自由越南国际委员会”“西藏友好议员”等组织的头领,经常发表类似“中国威胁论”的文章。美国人伊森?葛特曼,曾经是联邦财政预算局的雇员和“捍卫民主基金会”成员,经常在亲新保守派杂志《标准周刊》发表“中国观察”或“北京观察”类反华文章。葛特曼所谓的“研究成果”,如《大屠杀:大规模杀戮、器官活摘以及中国对异见者问题的秘密决定》《民族性格:中国网络攻击》,这些文章都是自说自话的偏见。 

  由几个公开仇视中国的人去展开所谓的调查,他们会公正地调查吗?当然不会!其调查能得出公正的结论吗?当然不会有公正的结论。他们的使命就是抹黑中国政府,他们就是被法轮功用金钱所收买的“枪手”。 

  无科学的调查过程 

  调查报告的严谨还体现在科学的调查过程,然而,新老“活摘”报告是建立在什么样的调查基础上的呢?原来,两位大卫撰写的报告大量引用的所谓证据来自他们雇人做的电话采访,报告特别对广西民族医院卢医生的电话调查记录非常详尽。报告说这位医生承认他早些时候曾到监狱挑选三十多岁的健康法轮功人员来提供器官。香港凤凰卫视记者专门采访了卢医生,卢医生对电话记录明确予以否认,认为内容完全被篡改。 

  凤凰卫视记者发现,报告称他们的电话采访涉及上百家医院,其中调查员M就给八十多家医院打过电话,调查员N给近四十家医院打过电话。记者在苏家屯和在广西对于当事人的采访都证明这样的电话记录不具备真实性。 

  瞧瞧,原本应该高度严谨的调查过程却原来仅是依靠一两个花钱雇来的调查员通过电话诱骗、无中生有、篡改电话等方式而进行,这样的调查过程能算真正意义上的调查吗?当然不能算,这只能算弄虚作假,所以说,新老“活摘”报告是无科学调查过程的产品。 

  无确凿的事实依据 

  事实胜于雄辩,调查报告必须以确凿的事实为依据,否则便属谎言,没有公信力和说服力。10年前的2006年,两个大卫的第一个报告炮制出炉。尽管法轮功媒体对其大肆渲染,但其专业性受到种种质疑。澳大利亚难民庭在2007年1月17日的CHN31249号回函中称:“该报告缺乏论据”,“没有一个权威专家支持其关于杀戮、摘取法轮功信徒器官的结论,报告中的说法至今未得到证实和支持”。 

  新西兰国会、拿大国《渥太华公民报》等都明确地质疑“活摘”报告的真实性。 

  上述国家或组织不承认“活摘”报告的真实性是有充足理由的,因为,所谓的“活摘”报告极度缺少事实依据,报告中提及的“活摘”场所、设施、医生、过程全属子虚乌有,2006年3月,老“活摘”报告一出笼,世界各路主流媒体及一些国家的驻沈阳领事馆负责人纷纷赶赴苏家屯(辽宁省脑血栓中西医治疗中心),在那里只差掘地三尺了,但看到的只是一家极为普通、正常的医院。也就意味着,“活摘”报告是没有确凿事实依据的产品。 

  无真实有效的证人 

  调查报告必须有真实有效的证人,那么,“活摘”报告是否具有真实、有效的证人呢?答案是否定的。 

  两位大卫在报告中称,化名安妮的女士是重要证人,对此,苏家屯医院新闻发言人张旭予以了驳斥:我们医院压根就没有这个人,根本就没有这个人。 

  2006年3月31日大纪元网站上一个署名,沈阳军区老军医的人说,苏家屯医院2005年初曾经关押超过一万人…… 

  可是,当世界为“活摘”报告而沸沸扬扬的时候,这位“知情的”“正义的”老军医在哪儿?为什么不敢站出来予以指证相关问题?不是不敢站出来,是压根儿就没有这样一个人。那么,没有所谓的老军医,又何来后面“关押超过一万人”的说法? 

  2007年6月1日大纪元网站又发布谣言,称一位正在申请韩国国籍的金先生向他们透露,说苏家屯医院外科医生于海山就专门从事法轮功学员的器官摘取手术。凤凰卫视记者在苏家屯医院找到了唯一一位于姓医生,他叫于三江。对所谓金先生的说法,于医生予以了坚决的否认,他的朋友中根本就没有一位姓金的。 

  两个独立调查员所做的报告,当中引述了(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分会常务副主任)石炳毅的话,说中国截止到2005年一共进行过九万宗的器官移植手术,那其中从2000年到2005年呢,也就是说所谓的他们说的法轮功在受迫害之后,曾经是有六万宗的手术,也就是说数量有一个大幅的增长。然而石炳毅明确回答说:“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为什么?因为我头脑里就没有这样的数字,我没有过非常详细的调查,哪一个时间点是多少例,我没有这样的数字,所以我也不可能说。” 

  无合格的调查人,无科学的调查程序,无确凿的事实支撑,无真实有效的证人,这样的调查报告不是“四无产品”又是什么?而炮制这种“四无产品”的人不是流氓恶棍又是什么? 

【责任编辑:半夏】

分享到:
11.7K

关于我们 | 编辑信箱

凯风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161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4559号